试试同时“读”北大和清华

北大清华部分本科课程可以互选了

数字技术应用与软硬件开发,营造职业教育智能化新场景

城市问题研究专家、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研究员冯奎告诉第一财经,武汉1月23日“封城”之后隔离措施没有跟上。“封城”的目的是要阻断疫情,但武汉没有做到在第一时间征用到足够数量与条件的宾馆酒店、体育馆、党校等大型设施,没有对疑似病患及早全面隔离收治和留院隔离处理。一些有发病症状的市民成为移动的传染源,一些家庭出现成员集体感染。

一般而言,在城市的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中,城乡社区支出、教育支出、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一般公共服务支出、医疗卫生与计划生育支出是最大的几块。

疫情过后,产业逐步恢复、数字经济加快发展,地方要抓住产业人才教育这一重要突破点,充分借助5G、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AR/VR、视听技术等数字技术,有效叠加科创、创意设计、产业、资本、空间等各类创新要素,打造线上线下融合的职业教育新载体。要紧紧围绕地方特色产业发展的人才需求,聚焦数字经济、视商产业、装饰装修产业、特色农业、美丽健康、智慧物流等重点领域,培养产教融合型企业,发挥企业在整合产业链资源、有效对接产业人才供需两端的作用,真正为地方培养产业发展所需的应用型人才,实现“人在哪儿、产业在哪儿”,为城市发展和产业升级持续赋能。

·数字技术应用领域:围绕大数据、人工智能、5G、AR/VR技术等技术应用的职业教育,培养懂行业融合应用的技术应用型人才。

一直以来,传统的教育场景只是一间教室、三尺讲台的教与学。未来,5G、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AR/VR、视听技术等数字技术的融合创新,以及在线教育软硬件的开发应用,将成为推动在线教育发展,实现教育场景化、个性化、以及智慧化运营的一股不可忽视的推动力量。依靠多样化的视听传播手段、智能化的教育设备、海量互联网数据的支撑,科技正为职业教育营造智能化新场景。

·智能建筑与装配式建筑领域:围绕装配式建筑、装饰装修产业、智能家居、绿色环保材料等领域的设计人才、技术工人。

本报讯(记者任敏)想同时在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求学,现在机会来了。北大、清华近日发布通告,两校教务部门达成共识,决定从今年春季学期起,互相开放部分本科课程且互认学分。北大开放27门课程,以人文社科类课程为主;清华开放12门课程,以理工类课程为主。

·视商产业领域:围绕网络视听、在线直播、内容创作、社群营销、新零售、电子商务等领域的职业教育,培养创意人才、网红达人、数字化营销人才等。

在2000年左右全国的大学合并潮中,医科大学往往被当地的综合性重点大学合并,一系列知名的医科大学变成当地老牌综合类名校的医学院,比如上海医科大学、北京医科大学、中山医科大学、华西医科大学、湖南医科大学等。

在线教育平台快速增长,线上线下融合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未来,通过整合企业、政府等各类平台的在线教育资源,打造覆盖区域的智慧化在线教学资源平台,能够实现精准化的职业教育信息发布、检索、推荐,加快区域和行业人才供需、校企合作、项目研发、技术服务等需求对接,实现院校资源、企业实践案例等优质资源的开放共享和教学数字内容交易,推动实现区域职业教育的数字化转型,打造辐射区域的数字内容平台经济。

作为大区中心城市,武汉的整体高教实力位居全国前四位,坐拥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重点高校。在合并潮之前,武汉拥有同济医科大学和湖北医科大学两所知名医科大学;在合并潮中,同济医科大学并入了华中科技大学,湖北医科大学则合并进了武大。

他建议,应明确提出,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人口在500万以上的大城市具有发布疫情的主体资格并承担相应责任。(林小昭)

总体来看,作为大区中心城市、中部地区的中心城市以及中西部地区高等教育实力最为雄厚的城市,武汉的医疗资源和实力在全国同类型城市中名列前茅,甚至是许多沿海城市如深圳、厦门、苏州、宁波等都难以企及的。作为四大一线城市之一,深圳尚无一家医院入围全国百强。实际上,从非省会城市来看,也只有苏州和青岛各有1家医院入围,其他全部都在省会城市。

但是,在疫情面前,大家也大可不必惊慌失措。这样说,并不是为了要“营造节日气氛”,而是因为我们该有这样的自信。大家不要忘记,我们有对抗这类突发传染性疾病的经验。在过去多次“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我们积累的应急反应机制和措施,今天都是可以立即启用的“现成防线”,这都是我们自信的依据。

每当团圆的时候,总有人奋斗在一线。今年这个春节,因为有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更多医务工作者需要付出牺牲,奋战在医务工作第一线。防疫、安检、应急保障等各个方面各条战线,也将有许多同志要放弃休假,回到工作岗位上。正因为有了他们的守护,我们才能放心过年。我们要向这些祥和欢乐的守护者表达深深的敬意!

他认为,应从加快现代化防疫强国的角度来看超大特大城市的疫情防控。在武汉的疫情中,《传染病防治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卫生部法定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发布方案》的规定没有完全得到落实。部分原因是有法不依,部分原因是法律规定滞后,特别是武汉这类大城市责任主体没有落到实处。

疫情下,新零售、在线医疗、在线直播、智慧供应链、智能化的生产制造以及数字化的社区管理展现在人们面前。这些新产业、新业态的背后,是数字技术的支撑和对产业应用型人才的巨大需求。未来,围绕数字技术应用、视商产业、智慧医疗、智慧供应链、智能建筑等领域的应用型、技能型产业人才教育将成为新亮点。

从顶级医院的分布城市来看,主要集中在直辖市、大区中心城市和强省会城市,这与高等教育尤其是实力强劲的医学院校紧密相关。百强榜单上的医院基本都是知名大学的附属医院,可以说顶级医院的背后,往往都有一所顶级大学。

据介绍,该书作者自2011年发起“孙子兵法全球行”大型采访活动,进行历时5年的追寻孙子文化世界之旅。作者先后到访全球77个国家和地区200多个城市,足迹遍布除南极洲以外的各大洲,为传播中华文化到全球奔波,充当传播中华文明的使者,出版“孙子兵法全球行”系列丛书13部。2019年1月,该书作者还成为CCTV《国家宝藏》《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守护人。(完)

新产业、新业态、新技术呼吁新技能,催生职业教育新亮点

这场疫情发生在春节前夕,无疑增加了预防的难度。人口流动与疫情发生相互交织,客观上增加了病毒传染的机会。尽管这两天各地都纷纷启动了各种预防措施,尤其是湖北武汉坚持内防扩散、外防输出,加强人员流动管控,做出了很多努力,但扩散的可能性还没有完全杜绝。每一个人都可能是感染者,弄不好也就成了传染者。所以,我们都得多一份耐心,多一份重视。

重庆之后,成都以14.3万张位居第二。成都的常住人口达1633万人,在15城中位居第二。郑州以9.8万张位列第三,武汉以9.59万张位列第四。15城中,床位数最少的是南京、宁波和东莞,其中东莞仅3.8万张。

武汉医疗硬实力名列前茅

·智慧医疗与健康服务领域:围绕在线诊疗、智慧医疗、智慧医疗装备的高技能型人才职业教育;围绕健康咨询、医疗健康服务、心理健康咨询、社区健康卫生服务、公共健康管理的职业教育,培养健康服务型、技能型、管理型人才。

随着我国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给产业结构带来的重大变革,未来适应产业发展的技能型、应用型人才需求还会持续扩大,职业教育将肩负起产业人才培养的重任。如何在用户端提升广阔群体的个人技能, 促进就业和更好的就业,在行业端为企业输送应用型、复合型人才,是职业教育要实现的核心目标。

以数字经济为引领,叠加各类创新要素,打造职业教育新载体

在线教育迎来快速发展,数字内容平台经济孕育新机遇

这就意味着,需要从根本上解决“产教脱节”的问题,企业将从职教系统中的配角走向舞台中心,变成与职业院校并驾齐驱的重要办学主体。不论是与职业院校联合办学或是独立办学,企业都将不再是职业院校可资利用的“外部合作者”,而是真正的主人。只有这样,企业才能真正将人才需求融入人才培养,由人才“供给-需求”单向链条,转向“供给-需求-供给”闭环反馈,促进企业需求侧和教育供给侧要素全方位融合。

《孙子兵法》是如何走向世界的?该书作者沿着《孙子兵法》传播的轨迹,采访了大批世界各国《孙子兵法》的翻译者和研究学者,到访了上千个与此相关的学术研究机构、知名高等学府、知名企业及军事要塞、战争纪念场馆、文化中心、体育赛场乃至街道社区,行程数十万里,以自己的所见所闻、丰富的第一手资料、翔实的翻译文本和数据,见证了《孙子兵法》如何被世界激活,又如何影响世界。

武汉医疗资源数据名列前茅

简报显示,医院按等级分,三级医院61个(其中三级甲等医院27个,含部队医院),二级医院64个,一级医院164个,未定级医院109个。医院按床位数分,100~199张医院44个,200~499张床位28个,500~799张医院10个,800张及以上床位34个。

让我们守望相助,共护共度一个平安温暖中国年!(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魏永刚)

企业深度参与职业教育,成为推动产教融合的重要力量

数据显示,2018年武汉的医疗卫生与计划生育支出为131.3亿元,比上年决算下降6%,主要原因是实施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后,医院退休人员养老金改由社保基金发放,支出相应减少,属于统计口径的变化。

从医疗卫生与计划生育支出占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比例来看,重庆和昆明都达到了8.3%,并列第一,成都为7.6%,武汉为6.8%,位居第四。

除了数量的比较,质量更能体现一个地方的医疗资源和实力。

从执业医师(含助理医师)数量来看,15城中,除去数据缺失的东莞,最多的仍然是重庆,达7.63万人,成都、杭州、天津分列第2至5位,武汉以3.82万人位列第六。从每万人医师数来看,杭州位居第一,达到了45.8人,武汉第九。

·智慧供应链领域:围绕智慧物流的职业教育,培养掌握信息化技术的物流技术人才、供应链管理人以及供应链金融人才。

春节是一年一度的重要节日,也是举家团圆、互相祝福的美好节日。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疫情,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对春节期间的一些活动作出调整,为联防联控抗击疫情做出应有的努力。疫情严重的地方,尤其是湖北武汉等地,大家更要加强防控,自觉减少大规模的聚会,用其他方式交流感情,祝福新年。亲人之间,朋友之间,同事之间,认识的人与不认识的人,互相提醒、互送关心,让情感的温暖冲散疫情的阴影,这就是一个祥和欢乐的“中国年”!

从全国范围来看,在顶尖医院数量方面,武汉也有不少。根据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发布的“2018年度复旦版中国医院排行榜”百强医院,北京共有21个,位居第一,上海达到18个位居第二,广州以9家医院位居第三,这三大一线城市共有48家,接近半壁江山。

根据国家卫健委的数据,目前全国医疗机构高达99.7万个,但三甲医院仅有1442个。

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是一种新的疾病。对于这种疾病的发病机理、传播途径等尚不完全明确。因为有很多人们不知道的因素存在,所以预防就是最好的“药物”。在这样一场传播快、范围广的疫情面前,我们不能对预防漫不经心,每个人都应该认真对待。

作者表示,此书之所以在新加坡出版,是因为《孙子兵法》在以华人为主体的南洋有着广泛的读者群,在新加坡、马来西亚书店的畅销书排行榜中长期位居榜首。此书的出版,可以更好地在南洋传播中华传统兵家文化。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城市的综合医疗能力和治理能力广受关注。那么武汉在医疗卫生方面的投入如何?武汉的医疗资源实力又如何?

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分析,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一个城市医院的床位数、执业医师数量都是按照户籍人口的数量来定编的。过去户籍与常住人口相差不大,但现在很多沿海城市的外来流动人口很多,尽管这几年沿海城市也逐渐在按常住人口来配备医疗资源,但总体来看,一些外来常住人口很大的城市,配备的医疗资源还是不够。

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人们不约而同地与17年前的非典相比。抗击非典的成功经验,无疑会成为我们今年应对疫情的重要借鉴。而与当年不同的是,今天有了互联网传播,有了发达的社交媒体。这几天,各种有关疫情的消息“霸屏”,各种“真相”“良方”也在“飞驰”。信息传播比过去更快,我们有了比抗击非典时更迅速便捷的传播手段和社会动员能力。当然,我们也要注意,今天的舆论场也比过去更杂更乱。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定力,不能“听风就是雨”,更不能“草木皆兵”。

清华大学也发布《关于北京大学部分通识核心课面向我校本科生开放选课的通知》。依据通知,2020年春季学期,北京大学27门本科生通识核心课部分名额向清华学生开放。北大开放课程以人文社科类课程为主,包括《〈汉书〉导读》《理想国》《发展心理学》《逻辑导论》《中国历史地理》《西方美术史》等,大多为2学分到4学分。清华规定,学生所选的北大课程学分计入学校文化素质核心课学分。

“地方政府对疫情的信息、对自身的医疗资源有没有了然于心,对多少病例需要多少床位都应该有一个判断。”彭澎说。

北京大学教务部门近日发布《关于清华大学部分优质课程面向我校本科生开放选课的通知》,其中提到为丰富学生选择,加强教学资源共享,促进学术和学生交流,北大教务部与清华大学教务处研究决定互相开放部分本科课程。2020年春季学期,清华大学开放12门优质课程,共15个班次、170个名额,可供北大本科生选修;课程主要是理工科课程,既有传统的《工业系统概论》《现代加工技术与实践》《技术创新方法与实践》等,也有时下热门的《人工智能技术》《系统与计算神经科学》《工业数据挖掘与分析》等。北大提醒学生,清华大学的成绩为等级制,选课同学取得的等级制成绩将按转学分规则由系统自动计入成绩单,记为A类通选学分或全校任选学分,成绩不计入GPA(平均学分绩点)。

此外,武汉、西安、重庆、杭州4个城市以5家医院位列第二梯队。这其中,武汉入围的5家医院中,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位列全国第8,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位列全国第12。此外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大学口腔医院也都入围百强。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了新一线城市2018年的医疗卫生支出及其占比、病床数量、医师人数以及百强医院的分布,结果显示,作为中部地区的中心城市,武汉的医疗实力位居前列。

彭澎认为,武汉的医疗资源是很强的,医疗实力在全国城市中都是名列前茅的。在此次疫情之下,武汉面临的问题主要是应急管理和治理能力问题。在遇到重大的、难以预料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如何判断,如何启动响应机制,有没有一套应急体系、应急的预案,并且在启动预案之后可以马上按照预案推进很重要。

作者在序言中指出,《孙子兵法》历经历史长河的荡涤,饱经千年战火的磨砺,接受人类文明的洗礼,是被时代激活的,是在东西方文化碰撞和交融中,在世界新军事革命的浪潮中,在中国改革开放中,在“一带一路”上,真正把《孙子兵法》的先进基因激活的。

在线教育能够充分利用碎片化时间,不受场景和场地的限制,能够打破传统职业教育“线下”资源分布不均衡、教学方式相对固化、投入成本较高等方面的局限性,未来将驶入发展快车道。有数据显示,2019年职业教育市场规模超2688.5亿元,其中在线职业教育市场393.3亿元,未来在线职业教育将保持20%左右的增速持续增长。受此次疫情影响,大量用户开始尝试通过各类知识分享平台、网上课堂进行学习;网易公开课、腾讯课堂、百度传课、淘宝教育以及沪江网、学而思等B2C在线职业教育平台,也正为下一步在线用户的快速增长做流量准备、平台优化和课程创新;中国职业培训在线平台免费开放全部功能和资源内容,支持各地开展职业技能提升线上培训工作。

例如,借助VR技术,可以模拟真实的工业化精细操作,为学习者提供沉浸式的学习场景;通过大数据的分析,使用者将在系统中形成用户画像,为不同程度的学习者提供个性化实践课程;线上与线下融合的智慧教育,重构教学关系,实现基于大数据的、智慧化、集约型的教学管理运营模式。

从每万人床位数来看郑州、长沙和昆明居前三,都超过90张,其中郑州最高,达96.7张,成都和武汉分列第四、五位,最低的仍是东莞,仅为37.1张。

15个新一线城市的2018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数据中,有4个城市只公布了市本级各项预算支出,其余11个公布了全市各项预算支出的城市中,重庆的医疗卫生与计划生育支出最高,达375亿元,天津和成都紧随其后,武汉位列第四。不过,武汉比重庆、天津和成都的人口总量都要小,若按人均支出计算,武汉仅次于重庆和天津,位列第三。

武汉市卫健委发布的《2018年武汉市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简报》显示,全市医疗卫生机构总数达6340个,比上年增加269个。其中医院398个,基层医疗卫生机构5853个,专业公共卫生机构79个。与上年相比,医院增加44个。

从卫生机构的床位数来看,最高的是重庆,达到了22.04万张。不过,直辖市重庆总面积达到8.24万平方公里,人口达3000多万,相当于一个中等省份。这其中,郊县的人口占了至少三分之二,若只算主城区的话,则跟武汉、成都相差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