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当前,人们更深刻的懂得了团结的力量,企业也纷纷携手共渡难关。2月11日,同城速递平台闪送发布官方公告,宣布开展“企业雇员帮扶计划”,旨在吸纳那些受疫情影响暂时无法营业的企业员工成为闪送员,为他们提供收入,帮助企业减轻经营压力顺利渡过疫情。

目前,计划已经开展两周,帮扶人数达上千人,我们采访了其中两位闪送员,看看闪送到底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

此外,这篇卷首语还显示,已于2019年发布的七言古风长诗《东瀛长歌行》,也在修改后被收入《一斗阁笔记(三)》。

赵亮亮原打算等节后就去好好找工作。却不曾想,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他的计划。

赵亮亮是在今日头条上看到闪送的企业雇员帮扶计划的。

身边也有人曾建议过赵亮亮再回去送外卖,对此他拒绝了,“还是喜欢闪送这种一对一的服务模式。”之前送外卖的时候,赵亮亮每次出发都要同时送好几单,有时候遇上一两位用户取货不及时,就会影响后续一连串订单的服务时效。为了避免超时被扣费,他只能加快骑车速度,有好几次都差点撞上别人。

古风长诗道出莫言的真率性情

老郑立刻提了报名申请,18号线上培训结束之后,他当天就上街接起了单。出于对防护的谨慎性,老郑只在每天中午出门,接上3,4单之后就立刻回家,收入虽然比不上之前做个体开店来得多,但缓解下目前家庭日常消费压力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收件人的感谢和善意,也让他感受到久违的开心。

赵丽宏指出,这首长诗“内容非常丰富,上天入地,溯古追今,记东瀛之行,谈书法艺术,忆文学人生,抒赤子情怀”。

他还在卷首语中写到了自己与莫言约稿的情形:“他去年答应我继续为《上海文学》写《一斗阁笔记》,但稿子迟迟未来,我多次询问,他只是说,在写,正努力。”

这几天老郑明显感觉到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可能是回城复工的人多了吧。”他趁着休息跟妻子把店里仔细打扫了一遍,做好了随时开门营业的准备。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时间在前行,闪送的企业雇员帮扶计划也会持续推进下去。困境中的援手,将更多力量汇聚起来,我们终将打破疫情的阴霾,迎来更强的亮光。

记者注意到,赵丽宏还在文中透露了不少莫言2019年在忙的事情:“这半年中,他多次出国访问,还来回奔波照看卧病的父亲,我担心他没有时间写小说。在本期集稿的最后时刻,莫言还是及时发来了这十二篇短篇新作。发稿后,他又多次来信修改,对其中的一些篇章字斟句酌,让我看到一个大作家内心世界的细致、真挚和坦荡。”

赵亮亮很感激闪送给他提供的这次机会,也暗暗为自己定下一个计划:先在西安做几个月闪送员,磨炼一下接单技巧,待到五六月份就去北京。“毕竟是大城市嘛,赚的多,能让家里人生活更舒适一些。”他怀揣着对世界的好奇和对家庭的责任,于他而言,这是对自己的历练。

从银行结售汇数据看,2019年,按美元计价,银行结汇1.85万亿美元,售汇1.91万亿美元,结售汇逆差560亿美元;按人民币计价,银行结汇12.76万亿元,售汇13.15万亿元,结售汇逆差3843亿元。

一个多月前,当老郑拉上卷帘门的那一刻,他从来没有想过这次关店时间会那么久。

王春英表示,截至2019年末,外汇储备余额31079亿美元,较11月末增加123亿美元,较年初增加352亿美元。(总台央视记者 赵曙光 田琪永 熊伟 郑忠营)

春节前后本应是汽修行业全年生意最火爆的时间段,结果因为疫情的原因,老郑的店只能一再推迟恢复营业的日期。

在海底捞的时候,赵亮亮每天9小时的活动范围就固定在所负责区域内的那几平米,很是枯燥;而且餐饮行业服务要求较高,服务员必须时刻关注到每一位顾客的需求,稍有不注意就可能惹得顾客不快被投诉,甚至被罚款。“精神压力太大了。”熬了近半年的时间,他意识到自己实在不适合做服务员,便在春节前选择了离开。

西安赵亮亮:疫情过后我要去北京跑闪送

老郑开始慌了。收入没了,开销却源源不断,房贷,车贷,孩子学费,日常生活费,员工工资,一座座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老郑觉得,必须得赶紧想办法赚钱。

却不曾想,几天后就传来了疫情爆发的消息,他所在的宝鸡这座小城也被迅速挟裹其中。

与前两篇“笔记”类似,《一斗阁笔记(三)》仍延续了此前形式,由十二篇作品组成。

莫言的2019:写小说、出国访问、照看卧病的父亲

受疫情影响,西安当地许多企业都延迟了复工时间,一些春节前还在招人的企业也都纷纷收紧了招聘名额,赵亮亮的处境顿时变得很被动,求职之路屡屡受挫。

这个27岁的西安小伙虽然年纪不大,工作经历却异常丰富,先后从事过多种工作,其中送过2年的美团外卖,后来离开平台去了海底捞做服务员。

之前开店的时候,偶尔会有闪送员过来帮顾客取东西,老郑跟他们聊过几句,也知道闪送员每次只送一单,不用接触太多人,收入也还不错。而且做闪送员时间自由,接单时长不做限制,可以照顾到家里,完全符合老郑疫情期间的需求。

接近音乐会的尾声,郎朗与长沙百名琴童齐奏《拉德斯基进行曲》,全场观众随着音乐的节拍齐声鼓掌。最后,由郎朗领衔,郎朗的父亲郎国任先生、琴童代表跳跳和博才梅溪湖小学“美好”合唱团一起演绎了《我爱你中国》,为祖国七十周年献礼。全场观众热情高涨,纷纷起立在激动人心的音乐和炙热的氛围中本场音乐会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赵丽宏认为,诗作中道出了“莫言的真率性情”。他同时也表示,莫言还将继续写《一斗阁笔记》,“打算写一百篇”。“余下的篇章,将在《上海文学》陆续刊发。”(完)

在回答总台央视记者有关跨境资金流动形势的问题时,王春英表示,2019年我国外汇市场运行稳定、平衡,市场主体跨境投融资和结售汇行为更加理性。

收入高,则是赵亮亮关注的第三个因素。他有朋友在北京跑闪送,每月收入基本都能过万,比西安当地平均工资要高不少。而且赵亮亮也比对过西安本地闪送和外卖的收入,发现跑闪送每趟能比送外卖多赚好几块钱。

目前赵亮亮已经在线上完成了上岗培训,他打算再观察一周,等疫情形式没那么严峻之后,就立刻出门接单。

其中,《老邓之妻》写了部队的故事;《鸟虱》颇具魔幻色彩,是一篇乡土神话;《盗车铃》写了“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经历见闻;《卖驴》则讲了周氏父子卖驴的故事。

闪送“一对一急送 拒绝拼单”的服务模式,恰好解决了赵亮亮的这一痛点。闪送员每次只送一笔订单,在上一笔订单结束之前,不会再接新的,因此闪送员可以专心服务好当下的用户,无需考虑其他因素。

很快,朋友转发的一篇文章引起了老郑的注意,那篇文章内容是闪送宣布开展“企业雇员帮扶计划”,并承诺闪送员能随时返回原岗位不影响企业正常复工。他心动了。

中场期间,举行了郎朗音乐教室捐赠仪式,国际钢琴大师郎朗、百雀羚捐赠代表吴选作先生一起将这所寄托着希望的祝福捐赠给长沙市岳麓区实验小学。此次长沙郎朗音乐教室由北京郎朗艺术基金会、上海百雀羚集团共同捐赠,包括15架适合零基础学生学习的智能钢琴和一套钢琴教学教程。相信孩子们一定可以从音乐教室中收获音乐带来的美好体验,也期待在未来有更多的孩子可以从中受益,并把这份温暖不断地传播下去。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 王春英:银行结售汇数据呈现逐步改善的发展态势,第二、第三和第四季度结售汇月均逆差分别为80亿美元、50亿美元和26亿美元,逆差规模不断收窄。12月份银行结售汇呈现顺差22亿美元。

老郑今年32岁,已经在汽修行业摸爬滚打近10年了,前几年靠着手里积蓄独立开了一家门店。今年春节,他打算陪妻儿好好过个年,所以跟老客户们打过招呼后,就在腊月早早关了门。

那天看到闪送的帮扶计划,赵亮亮的第一印象是自由,这也是闪送最吸引他的地方。闪送员平时接单都是满城跑,再也不用被禁锢在一片巴掌大的空间了,生性外向的赵亮亮能借此跟多看看外面的新鲜事物;而且平台对接单时长不做限制,闪送员可以灵活安排自己的时间。

在《上海文学》2020年卷首语中,上海作协副主席赵丽宏介绍,本期刊发的莫言新作“每篇都值得细细玩味,无论写人记事抒情,都生动独特,让人读而难忘”。

宝鸡老郑:这是我开店以来歇业最久的一个春节

音乐会伊始,由著名指挥家曹澈先生指挥,长沙交响乐团演奏《红旗颂》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红旗如画,岁月如歌,铿锵有力的节奏与庄严辉煌的音乐描绘着中国共产党革命建设与改革的光辉历程,激昂的音乐瞬间点燃了全场。随后,郎朗隆重登场,他携带新专辑中经典作品而来,其中包括肖邦:《降E大调华丽圆舞曲》作品18之一、贝多芬《致爱丽丝》、《纺织歌》等曲目。郎朗携百名琴童在湖南的土地上奏响《浏阳河》,郎家军也是纷纷带来了精彩演出。

不过老郑也知道,生意要想恢复到疫情之前的红火程度,还得再等一段阵子,他打算这段时间就继续跑闪送接单过渡一下,“就这么先跑着吧,等生意恢复了再说其它的。”

而此次被收入《一斗阁笔记(三)》的《东瀛长歌行》较此前有“不少修改和添加的地方”。

随后,吉娜。爱丽丝与郎朗共同演绎一首四手联弹《彩云追月》,为炙热的音乐盛宴增添了一份浪漫与甜蜜。他们以琴传情,默契弹奏,一举一动、一曲一调之间都透露着满满的爱意。随后吉娜又带来一首钢琴独奏《月光》高超的技术和动人的音乐又将观众带入另一个意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