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云南河口3月24日电 题:中越边境小城河口:边贸转型迈入2.0时代 疫情下保持活跃

位于中国与越南边境的小城河口,是中国六大陆路边境口岸之一。记者近日探访河口,以往靠“人背自行车驮”的边境贸易消失不见,跨境电商让河口边贸转型升级迈入2.0时代。在新冠肺炎疫情下,河口“无接触式”边贸依旧活跃。

对讲机传来,机场马上送来11人;

14:00,机场送来3人;

隔离点工作人员 供图

自2019年10月试运行以来,该产业园入驻企业104户,实现网上销售额2.09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2020年1至2月销售额为8465万元,2月出口货运量1252.42吨,货值647.885万元。在新冠肺炎疫情下,河口边境贸易以“无接触式”跨境电商保持着活跃。(完)

两个手机、一台固定电话,铃声此起彼伏的在调度中心里响起,对接需求、安排工作,陆伟峰在小房间常常一坐就是一整天。

“那天是任林到岗的第一天,直接累哭了……”队长陆伟峰介绍。

在虹桥机场附近,长宁区的一个集中隔离点,也是上海过境旅客的临时隔离点。

各区登记点 中新社 徐明睿 摄

2008年和2014年李勇先后参与海地和南苏丹维和任务,因而也熟悉各国外语,被大家称作是黄浦公安的“语言担当”,李勇也就被放在了“分流点”的第一线。

往年,“边贸抢关”是到访河口游客的必看“节目”,反映着河口活跃的边境贸易。近日,记者再次站在中越南溪河公路大桥旁,这道景观已消失不见,大桥两旁异常冷清。

记者在产业园内看到,分散的边贸货物在现代化的流水线上进行分检统计后,智能装载至大型货车内,经由距离中越南溪河公路大桥两公里远的中越红河公路大桥驶向越南口岸。

河口县商务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张梅告诉记者:“这道景象的消失,并非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是因为河口运行了中国—东盟(河口)跨境电商物流产业园。”

而最近外籍人士的到来,更是给陆伟峰的工作造成了不小的困难,加微信、翻译器等各种方法轮番上阵,“还有俄罗斯大哥邀请我疫情结束后去他家品尝伏特加。”

开关前,中国河口口岸联检中心举行升国旗仪式,在大桥的另一头越南老街省准备入关的越南商贩已排成长龙。随着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戴着斗笠、挑着蔬菜水果的越南妇女,戴着头盔、推着改装自行车的越南男人争先恐后地向关口涌去。

陆伟峰在接听电话供图

去年年初,记者曾到访河口,于早晨8点站在中越南溪河公路大桥中国一侧,等待观看最具河口特色的人文景观——边贸抢关。

每天的接收工作结束后,作为队长,陆伟峰要把各种手工报表转换成电子报表,“每天几十人进进出出,还有各类信息非常繁杂……,做表最怕的就是有哪个项对不上,(做到)最晚的一次我记得是凌晨3点,当时我居然还有些高兴,因为上海3点的时候天还还黑着,我还能睡一会……”

这里没有白天黑夜,只有随时响应

防护服穿在身上的感觉,闷热、呼吸不畅、视野受限、缺氧无力、体力成倍消耗。

在新冠肺炎暴发之前,河口于今年1月1日启动了中国—东盟(河口)跨境电商物流产业园,依托边民互市,借鉴义乌模式,采取分送集报的形式,以创新监管、降低成本和提升贸易总量为目标,自主创新跨境电商。

机场工作人员中新社徐明睿 摄

刚安顿好,街道转运2人;

上海黄浦公安民警李勇,从3月6日起他就紧急支援一线,一直驻扎在浦东机场。

“在虹桥转机时间超过12小时的人员,都会被送到这里进行临时隔离,然后根据行程再送去机场。”据工作人员介绍,人数最多的一天,他们工作到凌晨1点多。

按照相关规定,对于目前所有由境外入沪的旅客,他们从下飞机开始到走出机场都要经过层层分流,根据健康状况、出发地及旅经国,旅客们的护照上会被贴上红、黄、绿的三色标签,而黄色的旅客们就会根据在上海的住址被引导到各区设在机场的防疫驻点。

李勇所在的黄浦区临时防疫小组,对于护照贴有“黄标”的旅客进行信息核实,并护送他们乘专车前往集中留观点进行核酸测试。检测呈阴性后,境外抵沪旅客才能进行居家隔离或者集中隔离。

抢关为的是在河口市场里占一席好位子,以便赶快卖完从越南带来的货物,再采购中国商品回去。一位河口当地老人说,“他们也是为了抢一个好彩头——谁最先跑到市场里,谁今天就最顺利。”

“以往河口边贸依靠人力运输交易,效率低、查验难、无法统计。”张梅说,中国—东盟(河口)跨境电商物流产业园将此前分散的边贸货物集中报送,改人背自行车驮为货车集中运输,与此同时“互联网+边境贸易”解决了贸易信息不对称、无法统计等问题。

张梅介绍说,产业园由大数据展示中心、电商培训及培育中心、供应链发展中心、双创中心、电商扶贫中心等7部分组成,集产品、仓储、物流、退税、人才培训、孵化、融资、财税服务等多功能为一体。

不知不觉,天色已黑,机场送来15人;

集中点的办公室有一个“调度中心”,这里是大家眼中的信息枢纽中心、工作指挥中心,“其实就是酒店的一个房间,我在那里接打电话、做表格,我们就自己取了一个‘调度中心’的花名……”队长陆伟峰介绍。

机场工作人员中新社徐明睿 摄

标黄的护照 中新社 徐明睿 摄

21:40,短暂休憩,盒饭早已经凉掉。

“来之前有预感到工作强度会很大,但没想到会这么累……”李勇坦言,防护服的穿脱有十分严格的要求,穿着防护服时喝水、吃饭等个人行动也受到了不小的限制。“就当成减肥吧,有人已经瘦了五六斤了。”

等待间隙,给密接集中观察人员送晚饭,

面对艰巨的隔离任务,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拼尽全力,守住“第一国门”,严防疫情输入,为市民们的安全健康负责。面对高强度的工作,他们一次次挑战体力和精神的极限……

集中隔离点下午到半夜主要工作是接收及集中观察对象,队员谢智晋是天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一名家庭医生,现在他正熟练地全副武装准备工作。

“工作强度是从未想象过的大”

近日,上海已经对所有来自或途经重点国家和地区的入境来沪人员实行100%隔离。为了进一步加强口岸防控,除集中隔离人员外,上海将对所有来自非重点国家和地区的入境来沪人员实施100%新冠病毒核酸检测。

入境人士 中新社 徐明睿 摄

各区接待大巴 中新社 徐明睿 摄

对于陆伟峰来说,这里没有白天黑夜,只有随时响应。

“街道转运事项、航站楼接收信息、上级部门指令……”除此之外,还有房客们各种各样的需求:“房间灯不亮”“房间上不了网”“我点了外卖麻烦送一下”“我孩子要上网课麻烦打印一下资料”……